欢迎光临淮北市壶李能源营业部
返回列表
您当前的位置:淮北市壶李能源营业部 > 财经 >
王宝山:接手泰达时就有信心保级,离开建业心里十分不舍
发表于:2021-01-03 10:04 分享至:

王宝山:接手泰达时就有信心保级,离开建业心里十分不舍

12月25日讯 近日,《足球》报对天津泰达主教练王宝山进行了专访,王宝山在采访中谈到了他在今年带领天津泰达保级的艰难过程,也表达了对前东家河南建业的不舍。

记者:很多人不看好泰达,你接手的原因是什么呢?

王宝山:我觉得泰达当时的情况还没有到外界想象的那么坏的地步,我认为保级不存在问题的。在人员上,球队这个赛季其实走了一个瓦格纳,还有杨帆,还有买提江,其他的人员上是没有什么变动的,我觉得保级的问题不大。我也是带着信心来到这之球队的。​​记者:国产教练很少在这里获得成功,有没有考虑到?

​​王宝山:除了保级以外的问题,我几乎很少考虑,当时没有想这么多。

记者:从接手到正式比赛只有三天时间,做了什么工作?

王宝山:主要是看比赛的录像花了很多时间,寻找球队长期无法取胜的原因。通过训练,再来纠正。却似发现问题比较大,最严重的是前期训练准备根本没有达到能够参赛的水平。其实早期我在带建业的时候,和泰达曾经在泰国有过交手,当时通过和泰达的热身赛发现一切都还挺好的,没有什么问题。

记者:因为久久无法赢球,球员心理上是不是出现了严重的问题?

王宝山:是的,因为当时比赛连续不胜,队员的自信心受到了很严重的打击。问题比较突出的两点是,体能达不到要求,可以使用的人员也不够,我们只有两个外援可以用,阿奇姆彭还有巴斯蒂安斯,攻防两端都有问题。现实情况很棘手,只能从最容易的开始逐渐去改善,首先就是他们的自信心。

记者:当你接手泰达后并没有马上赢球,是否压力更大一些?

王宝山:确实压力很大。当时只能去考虑以赛代练,大家都在蛰伏着,把这种不胜的情绪压着。工作始终要继续,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打过三个阵型,532、541还有442,三个阵型不断变化,试图找到在现有人员情况下第二阶段能够完成保级的打法。我是觉得,比赛没赢教练肯定会有压力记者:当时引援有限制,你是遵循什么样的原则?

王宝山:主要是调整了三个人,我们中场缺少一个组织者,正好上港那边可以将艾哈租借给我们,所以很快就达成了协议。还有就是利马来了之后通过比赛发现,情况不是太理想,乔纳森也一直遭遇伤病,最后是压线引进了苏亚雷斯。国内球员方面引进了蒋圣龙,因为我们内援方面已经没有名额了,只能从不占名额的U21球员入手,蒋圣龙的比赛从国青开始我也一直在关注,刚好申花进了争冠组之后,我们租借的想法也就很快落实了。记者:赛季中突然改打三中卫,有没有担心过?

王宝山:有担心过,但是通过几场比赛打下来,我觉得他们能够适应。记者:你担心的地方,主要是担心球员的适应问题,还是能力问题?

王宝山:主要还是局部位置上人员能力的问题,尤其是中卫位置上。记者:两个阶段中那个间歇期,教练组想要在那个时期达到的预期是什么?

王宝山:在间歇期两周的时间里,我们深入地对5后卫打法进行了演练,为的就是要在第二阶段保级淘汰赛中占据主动和先机。其实要说新援的磨合,在那个阶段真的还谈不上,10月16日第一场比赛,苏亚雷斯10日才开始跟队训练,一共跟我们练了5堂课。当时一方面是磨合阵型吧,然后就是把第一阶段落下的体能给补上。

记者:第二阶段开始之前,你很自信泰达能提前保级成功,你的底气源自于什么?

王宝山:我们在间歇期的十几天里,深入了解了对手的打法和人员配置问题,包括他们看待我们的态度,一方面是对我们这个对手的态度,另一方面还有对待我们这两回合比赛的态度。只要能做的功课,我们基本上都做到位了。加上球员在士气方面也很足,都想尽快保级,不想到最后去跟其他球队捉对厮杀。记者:泰达最后能够走到去争夺小组第一,依靠的是什么?

王宝山:保完级之后,接下来泰达有4场比赛,但我们每场几乎都有五到六个主力球员没有参赛,艾哈和巴斯蒂安斯都回国了,荣昊受伤,苏亚雷斯受伤,赵宏略受伤,这种情况下年轻球员站出来了,他们打得很有活力也很有欲望。记者:有人说王宝山是保级之王,对人们给予的这个称号你怎么看?

王宝山:我不知道大家为什么会这么看,可能是从直观的表现上来看吧,泰达年年经历这么坎坷的保级之路,最后都能保级成功。对于我个人而言,我其实更喜欢叫我“保级大师”(笑),当然,这是玩笑话。大家可能觉得我在带保级队的时候比较有经验记者:泰达若想要改变这种年年惊险保级的状态,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?

王宝山:精神气质这一方面非常重要,结合我之前说的团结、斗志和欲望,要是一支球队的所有人能够在一个赛季从头到位都坚持下来,我相信他们的成绩不会太差,他们的比赛也不会太难看。精神气质方面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是物质的保证,物质的保证能够去奠定一个球队的人员架构和基础实力,有两方面之后,再通过日积月累的训练,以及营造队内公平竞争的氛围,我相信能够做到。记者:足协杯球队最后没有能更进一步,有没有对这个结果感到遗憾呢?

王宝山:确实是非常遗憾,但我们必须要承认的是,苏宁确实是全华班,他们国内球员的表现反映出来的是能够拿到国内联赛的冠军,外援是一方面,确实国内球员水平在我们目前的中超球队中是很厉害的。我们虽然有3个外援,但是我们3名外援都是前锋,把利马放到后腰位置上,其实他也不是具有组织能力的人。两场比赛虽然我们创造了很多得分机会,也看到了取胜的可能,但是很遗憾最后没有能够晋级。

记者:通过和不同层次的球队对话,你看到的问题是什么?王宝山:虽然我们有3名外援在手,但是说实话并不是一个完整的球队,重要位置上的人员回去的回去,受伤的受伤,停赛的停赛。通过这个比赛我觉得还是有很大的收获,我们能够在未来的冬歇期去完善我们的技战术打法,教练对队员及队员和队员之间都有了更深的了解。记者:接手泰达,算不算得上你是执教生涯里比较难的一次?

王宝山:只能说,没有一次是轻松的,要说难的话,其实还是带建业的时候比较难。当时2018年接手建业的时候只剩下7场比赛了,必须要赢5场才能保级,这个难度是很大的。记者:你最希望自己的球员能够从这段经历中收获什么?王宝山:我希望他们去懂得一个道理,你想要得到一个结果,想要达到一个预期,如果不去付出,不按规律办事儿,非但得不到想要的,最终还可能受到惩罚。

记者:离开建业是在你意料之中还是意料之外?

王宝山:其实在我意料之中,我说的这个意料之中其实是从冬训开始,从队员的续约比如冯卓毅,再到徐亮再到郭光琪等等事情,我就已经感觉到了一些问题。当时已经开始萌生去意,一方面是觉得不甘心,这支球队在去年打造得这么好,今年是有一些想法的。另一方面,队员确实是好队员,心里十分不舍。但从冬训到7月份联赛开始之前,确实发生了很多事情。记者:说到足球和疫情,艾哈迈多夫的事情应该在你执教生涯里带来了很大的触动吧?王宝山:是的,我觉得通过这件事情我是想告诉所有人,不管你是谁我们要学会互相尊重。艾哈的事情,是我们去大连之前知道他父亲病危,一直在抢救。他如果选择离开,毫无疑问对我们保级是致命的打击,但我当时的想法是尊重他个人的意愿,恰恰是这个尊重,让他选择了留下,选择帮助球队完成保级来表达对泰达队的尊重,也是对他的职业的尊重。我记得到了大连他对我说:“教练,你选择了一个最尊重我的方式,那么我会选择尽我的全力帮助球队保级,来报答你们的尊重。”

记者:除了相互之间的尊重以外,你最感动的是他的职业态度吧?王宝山:我们中国足球这么多年,大家很少听到“足球教育”这一说,在欧洲在日韩,他们对踢球小孩的教育不仅仅是在足球知识这个层面上的,还有足球文化上的教育,这包括团队精神,不服输的精神,对规则的尊重,对对手、球迷、媒体的尊重等等。要想踢职业足球,你应该要知道自己要去遵守什么,在这一点上,中国的足球教育还是比较缺乏的。记者:这几年足协屡次限制球员薪水,所以这真的是挣钱多少的问题吗?

王宝山:不是,主要还是我们球员人数太少了,高水平球员如果多了,那么现实情况会一样吗?我之前看过一个报道,里边有个数据统计,对比日韩、泰国的注册球员数据,我们的球员注册人数严重不足。我们最近十年来,国少、国青选拔的范围有多大?可能在20个人里边挑一个,人家是在2000个人里边挑,这个基数都不同,水平一定会不同的。我以前带国青的时候,是在12个甲A的球队里边挑,还有中甲的球队,24个球队里边,三四百人里挑选,那都算好的。现在虽然国字号也会在中甲球队里挑人,但据我所知已经很少有能选得上的。确实是人数太少了。

记者:现在的降薪和减投入,对于中小俱乐部的生存境况,会不会好一些?

王宝山:应该会好一些,减轻压力,中小俱乐部的挑战在于能否解决好生存问题,只有解决好了,才能保留好人员框架以待来日,但是在解决的过程中一些必要的阵痛,是一定会经历的。

记者:通过今年特殊的一年,你觉得中国足球该收获到什么呢?

王宝山:中国足球范围太大了,不是一两句话能说完的,但我觉得在中国足球这个大环境里,每个部分的组成,每个参与者所处的位置,他们都应该有自己的收获和经验。今年很特殊,也正因为特殊,才能够经历一些以往没有经历的事情。